-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蒙特梭利教学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蒙特梭利 > 蒙特梭利教学法 > 正文

蒙特梭利新教学法与现代科学的关系(1)

时间:2012-07-03 17:50 来源: 蒙特梭利 作者 www.digest.sc.cn 阅读:

我并不打算提供一篇有关科学教学法的论文,而是为了给出一个实验的结论,这个实验好像开辟了一条道路,使得我们能将最近这些年导致了教育变革的新的科学原理应用于实践。

  在过去的十年中,人们对教学法的发展趋势已经谈论了很多,随着医学的发展,这些讨论已经超出了纯粹的理论层面,并将其结论建立在了实验的积极结果之上。经过韦伯、费克纳直到冯特的努力,生理学或实验心理学已经发展成为一门新的科学,就像旧时的形而上学心理学为哲学心理学奠定了基础一样,这门新科学看上去注定会为新的教学法奠定基础。研究儿童身体状况的形态人类学在新教学法形成的过程中也是一个强有力的因素。

  但是,尽管出现了这些趋势,“科学的教学法”从来没有真正建立起来,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科学的教学法只是一种很模糊而实际尚未存在的东西。我们可以说,到目前为止,科学教学法仅仅是一种借助于曾经更新了19世纪思想的实证科学和实验科学而必将冲破迷雾出现在人们面前的科学的直觉或者建议。人类借助于科学进步创造了一个新世界,也必将借助于新教学法来培养和发展自己。但在这里我并不想过多地讨论这个问题。

  几年前,一位著名的内科医生在意大利创办了一所“科学教学法学校”,其目的是让教师们跟上教育界已经感觉到了的新趋势。这所学校在两三年里就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应该说是非常巨大的成功,以至于意大利全国各地的教师如潮水般地涌到这里,米兰市当局还给学校捐赠了许多良好的科学仪器。确实,这所学校创办伊始就很顺利,开明的人士希望通过这所学校的实验,能够建立起一门“塑造人的科学”。

这所学校之所以会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杰出的人类学家乔塞普•塞吉给予这所学校的热诚支持。30多年来,塞吉一直致力于在意大利的教师中倡导一种以教育为基础的新文明理论。他说:“在当今的社会中,一种迫切的需要使得我们必须重建教育方法。为这一事业而奋斗,就是为人类的再生而奋斗。”在他那本书名为《教育与训练》的教育论文集的摘要中,他鼓励推广这一新运动,并且说,他相信,人们期待的人类再生之路就在于以教育人类学和实验心理学指导下的教育方法的研究。

  “多年来,我一直在为形成一种指导和教育人的观念而奋斗,我对它考虑得越深入,就越觉得它正确、有用。我认为,为了建立一种自然而合理的教育方法,就必须把人作为个体进行大量的、精确的、合理的观察,重点是观察一个人幼年时期的情况,因为这是奠定一个人教育和文化基础的关键时期。”

  “测量一个人的头部、身高等,确实并不意味着我们在建立一种教学法体系,但它给我们指出了建立这一体系所要走的道路,因为如果我们要去教育一个人,就必须对他有明确而直接的了解。”

  塞吉的权威足以令许多人相信:如果对某个人有了具体的了解,教育他的方法就会唾手可得。但是,正如经常发生的那样,塞吉的这一理论使他的追随者们在思想上产生了混乱,一些人只根据字面意思进行解释,另一些人则夸大了这位大师的观念。主要的问题在于,他们混淆了对学生进行实验性研究与对其进行教育之间的区别。而且,由于这两者之间是自然而合理地相通的,他们就把实际上的教育人类学直接命名为了科学教学法。这批塞吉的皈依者高举着“传记表”(一种记录学生的性格、健康、智力等情况的表格——译者注)的旗帜,认为这面旗帜一旦牢固地插到学校这个战场上,就会赢得胜利。

  因此,所谓的科学教学法学校,就是指导着教师们掌握人体测量方法,使用触觉测量仪器来收集学生的心理学数据,从而形成一支新的科学的教师队伍。

  应该说,在这场新运动中,意大利做到了与时俱进。在法国、英国,特别是在美国的小学中都开展了人类学和心理教育学方面的实验,希望在人体测量学和心理测量学中找到学校的再生之路。但是,在这些尝试中,很少有教师参与研究;在多数情况下,这种实验是由对医学而不是教育更感兴趣的内科医生进行的。通常,他们关注的是从实验中得到对心理学或人类学有用的结果,而不是建立人们长期以来梦寐以求的科学教学法。总之,人类学和心理学从来没有致力于学校儿童教育的问题,也从来没有以真正的科学家的水平来要求过接受科学训练的教师们。

  事实上,学校要取得真正的进步,就需要把这些现代趋势在实践和思想上真正融合起来,这种融合应该使科学家直接进入到学校的重要领域,同时,要使教师的水平得到最大限度的提升。克里达罗在意大利创立的教育学院是将这一理想付诸实践的切实有效的方法。其目的是要提高教育学的地位,把它从过去从属于哲学的次要分支学科,明确地提升为一门真正的科学,并如同医学那样具有广泛、多样的研究领域。

  在这些领域中,自然应该包括教育卫生学、教育人类学和实验心理学,它们是与教育学密切相关的分支学科。

  作为隆勃罗梭、德•乔凡尼和塞吉三位大师的祖国的意大利,当然有资格为它在组织这场运动方面取得的杰出成就而自豪。事实上,这三位科学家都可以被看作是人类学发展新方向的奠基人:隆勃罗梭在犯罪人类学方面独占鳌头,德•乔凡尼是医学人类学领域的排头兵,而塞吉更是教育人类学方面的巨擘。这三个人都是他们所在领域公认的权威,他们为科学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们不但培养了一大批敢想敢做的优秀追随者,而且还使大众为接受他们所倡导的思想做好了准备。

  毋庸置疑,所有这一切成果都值得我们的祖国引以为荣。

(责任编辑 蒙台梭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