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蒙特梭利教学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蒙特梭利 > 蒙特梭利教学法 > 正文

蒙特梭利新教学法与现代科学的关系(2)

时间:2012-07-03 17:52 来源: 蒙特梭利 作者 www.digest.sc.cn 阅读:

然而,我们今天在教育领域所从事的工作,是为了全人类利益和文明的发展,在这一伟大的事业面前,我们只有一个国家——整个世界。因此,所有为这一伟大事业作出贡献的人,哪怕只是进行了尝试但没有取得成功的人,都应该赢得整个文明世界的尊敬。因此,在小学教师和学校巡视员的努力下,许多科学教学法学校和人类学实验室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于意大利的各个城市,它们虽然在尚未形成一定的规模之前就被人们抛弃了,但仍然具有很重要的价值,因为有激励它们的忠诚信念,也因为它们为善于思考的人们开启了探索的大门。

  毋庸讳言,这些尝试是不成熟的,并且是因为人们对正处于发展阶段的新科学的肤浅理解而兴起的。任何一种伟大的事业都是在不断失败和不断完善中产生的。当阿西斯的圣•弗朗西斯在幻觉中见到上帝,并接受了上帝的命令——“弗朗西斯,重建我的教堂吧!”——他认为上帝所指的教堂就是他正在里面跪拜的小教堂。他立即着手完成上帝交给他的这一伟大任务,搬运石头来重建教堂倒塌的墙壁。后来,他才明白,上帝交代给他的真正任务是通过劳苦大众的精神来复兴天主教。但是,最初纯朴地搬石头的弗朗西斯和后来神奇般地引领人们取得精神胜利的伟大宗教改革家,是不同发展阶段上的同一个人。因此,我们也是从事这项伟大事业并最终能实现这一目标的人们中的一员,那些追随我们的人之所以能够实现目标,是因为在他们之前有一大批人曾为之努力工作。而且,像弗朗西斯一样,我们曾经相信,只要把实验室这个坚硬并光秃秃的石头搬运到学校摇摇欲坠的墙上,我们就可以对学校进行重建。就像圣•弗朗西斯希望用他搬运的石块来重建那所小教堂一样,我们也曾希望借助于唯物论和机械的科学来重建新型科学教育学。

  就这样,我们在重建教育学方面误入了一条狭窄的歧途,如果我们想要建立培育后人的真正有生命力的教育方法,就必须解救我们自己。

用实验科学的方法来培训教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使我们尽可能地运用最正确的方法指导他们掌握人体测量学和心理测量学,我们也不只过是创造了一种其作用令人怀疑的教学机器。确实,如果我们以这样的形式引导教师们进行实验的话,我们将永远停留在理论层面上。旧式的学校按照形而上学的哲学理论培训教师为的是让他们掌握某些被认为是权威人士的思想。他们滔滔不绝,只是为了谈论这些权威思想;他们目不转睛,只是为了阅读权威的理论。而我们的科学的教师也无非是熟悉某些教学仪器,知道如何操作;除此以外,就是他们知道一些标准的测试,知道如何用干巴巴的、机械的方法使用这些测试方法。

  这些区别并不是本质上的差别,因为最本质的差别不可能只存在于外部技能上,而更主要的是存在于人的内在精神上。用这种方法不会造就出新的大师,而且根本就没有摸到真正的实验科学的大门,我们还没有使他们进入到实验科学的最崇高、最有意义的阶段——造就出真正的科学家的阶段。

  那么,什么是科学家呢?当然,既不是那些知道在物理实验室里如何操作所有实验仪器的人,也不是在化学实验室里能灵巧并安全地处理各种化学反应的人、或者在生物实验室里懂得如何制作显微镜下观察的生物标本的人。确实,科学家的助手往往比科学家本人的实验技术还要娴熟,但他们并不是我们所说的真正科学家。我们把科学家的称号给予那些通过实验方式来探索生命的奥秘、揭开令人着迷的神秘现象面纱的人;那些感觉到在自己内心深处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种喜欢探索大自然奥秘的情绪、并且这种情绪强烈得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人。科学家并非是那些能够熟练地操作实验仪器的人,而是大自然的崇拜者,就像宗教教徒虔诚地笃守宗教教规一样,从他的外部特征就可以看出他对大自然的狂热。真正的科学家就是像中世纪的特拉普派苦行僧那样忘记凡尘俗世的人;就是一头扎进实验室里而废寝忘食的人;就是那些长年累月不知疲倦地在显微镜下进行观察而不惜失明的人;就是那些对科学具有炽热的情感而把结核病菌接种到自己身上的人;就是那些迫切地想要了解疾病的传播途径而触摸霍乱病人粪便的人;就是那些明知某种化学实验可能会引起爆炸但仍冒着生命危险坚持试验他们理论的人。这就是从事科学的人所具有的崇高品质,对于他们,大自然愿意自由地向他们展示自己的神奇奥秘,并把发现大自然奥秘的荣誉赐予他们,以表彰他们忘我的工作。

  科学家的“精神”远远超越其“机械技巧”,当他们的精神战胜了“机械”的时候,科学家就达到了其成就的顶峰。当他到达顶峰时,他对科学的贡献就不仅在于揭开大自然的奥秘,而且在于对纯粹的思想进行了哲学综合。

  我认?,在教师的培养中,对这种精神的培养要远远重要于对机械操作技巧的培养。也就是说,我们对教师的培养方向应该是“精神”,而不是“机械操作”。比如,如果我们在对教师进行科学培训时只考虑让他们掌握科学的技术,那么我们就不可能指望这些小学教师变成完美的人类学家、专门的实验心理学家或儿童卫生学家,我们只是在把他们引入到实验科学的领域,教会了他们在某种程度上熟练地操作各种仪器设备。然而,现在我们则希望通过联系教师自己的专门领域——学校——来引导他们,努力使他们在内心深处真正意识到科学精神已经向他们敞开了大门,能让他们拥有更广阔、更美好的未来。也就是说,我们希望唤醒教育工作者头脑和内心深处对各种自然现象的兴趣,从而使他们能真正热爱大自然,使他们理解一个人准备进行实验并希望能从中揭示某个问题的那种迫切的和满怀期待的心情。

  实验仪器就像字母表一样,如果我们想要了解大自然,我们就必须知道如何操作和使用它们。但是,正如一部揭示作者最伟大思想的书一样,字母表中的字母只是组成了它的外部符号或者文字,而大自然则借助于实验的机械装置,向我们展示她那无穷无尽的现象,并向我们吐露她的奥秘。

  即使剧本印刷得清晰无误,也没有人在只学会了机械地拼写课本中所有单词的情况下,就能够以同样的方式读懂莎士比亚剧本中那些词的真正含义。一个只知道做纯粹实验的人,就如同在单词拼写课本中只是拼写出单词的文字含义的人。如果我们对教师的培训只是限于技能方面,那么他们就只能停留在技术水平上。

  我们必须努力把他们培养成为大自然的崇拜者和解释者。他们一定要像那个已经学会了单词拼写的人一样,有一天发现自己也能够理解莎士比亚、歌德、但丁作品中隐藏在字面符号后面的思想。不难看出,二者之间的差别是很大的,有一段漫长的道路要走。然而,我们犯了一个很明显的错误——我们认为一个掌握了拼写课本上所有单词的孩子就知道了如何阅读。确实,他能读出商店门口的招牌、报纸的名称和他看到的每个单词。如果这个孩子走进一家图书馆,他也会不由自主地认为自己能够读懂那里的每一本书。但他真正开始读书的时候,很快就能感觉到“知道如何机械地阅读”没有一点用处,还需要返回学校学习。我们通过教授人体测量学和心理测量学来培训科学教育学教师的做法,情况也是如此。

 

(责任编辑 蒙台梭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