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蒙特梭利教学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蒙特梭利 > 蒙特梭利教学法 > 正文

蒙特梭利新教学法与现代科学的关系(3)

时间:2012-07-03 17:53 来源: 蒙特梭利 作者 www.digest.sc.cn 阅读:

我们暂且不谈培训真正的科学大师会遇到的困难,也不想简要地描述一个培训方案,因为这会使我们陷入不必要的讨论中。让我们做一个假设——经过长期而耐心的培训,教师们已经做好了观察自然的准备,比如,我们已经使他们像那些自然科学家一样在夜间起床,走进田野和森林,对自己感兴趣的一些昆虫家族的睡和醒以及早晨的活动进行观察。假设有一个这样的科学家,虽然由于长途跋涉而十分疲惫,但他仍然十分警觉,既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沾满的泥浆或是灰尘,也没有注意到雾水已经打湿了他的衣服或似火的骄阳的照射,而是专心致志地隐藏起自己,以对昆虫进行持续地观察。他希望观察到昆虫平静地保持自然动作时的情形。我们假设这些教师已经站在了这位科学家的身旁,而科学家对他们视而不见,仍在显微镜下观察一些长着特殊纤毛的小生物。对这位科学观察者来说,这些生物的智力低下,它们以自己的方式彼此相互避让,并以自己的方式选择食物。然后,他通过电刺激打乱了它们呆滞的生活,观察着他们处在正、负极两组的情况。之后,他通过光刺激实验注意到了这些生物是如何爬向光源的,而另外一些生物是如何飞离光源的。在观察到这些情况以及一些类似的现象之后,他的脑海中始终萦绕着一个问题:昆虫逃离和走近刺激物是否是同一特性,这个特性就是它们彼此避让或选择食物,即它们对刺激物有不同的反应是否是由于它们意识迟钝,而不是由于像磁铁那样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呢?假设这位科学家发现这一现象时已经是下午4点了,但他还没有吃午饭,当发现自己一直是在实验之中而不是在家里时——如果在家里的话,几个小时以前就有人来喊他吃饭了,那会打断他那颇有兴致的观察——他产生了一种愉悦感。

  如果这位教师不依赖于科学训练就已经对观察自然现象产生了这样一种兴趣,并在工作时达到了痴狂的地步,这固然很好,但还远远不够。实际上,教师的特殊使命不是观察昆虫或细菌,而是要观察人。他不是通过人在日常生活中所展现出来的身体习惯来对人进行研究,不像研究昆虫家族的那位科学家一样,早上一睡醒就开始观察昆虫的活动,教师要研究的是人在清醒时的智力活动。

  我们希望培养教师对于人类研究的兴趣,这一兴趣必须具备这样的特征:观察者和被观察的个体之间具有亲密的关系。而研究动物学或植物学的学者与他所研究的自然形态之间则不存在这种亲密的关系。一个科学家如果不作出自我牺牲,他就不会爱上自己所研究的昆虫或者化学反应。从世界观的角度来看,这种自我牺牲精神,包含着以生命为代价去追求自己热衷的事业,这简直就是在殉道。

  但是,人与人之间的爱是一件极为亲切的事情。她是那样纯朴,并存在于世间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的人都拥有这种爱,而不是只有受过特殊训练的人才具有的一种特权。

  为了说明培训教师的第二种模式——精神培训,让我们设想一下耶稣基督的第一批弟子的头脑和内心世界,想一想当他们听到耶稣基督谈起那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王国——比地球上任何国家都伟大的王国、一个无比庄严神圣的王国时的情形。他们天真地问耶稣基督:“主啊,请您告诉我们,谁是天国最伟大的人?”耶稣听了这个问题之后,抚摸着一个正用一种崇敬而好奇的目光看着他的脸的孩子的头,回答说:“谁能变得像这些孩子,谁就将成为天国中最伟大的人。”现在,让我们想象有一个热情的、虔诚的信徒牢记了耶稣基督所说的每一句话,那么在他心中那种崇敬、热爱、神圣的好奇心和对实现这种灵性的伟大期盼等复杂的感情便会交织在一起,于是他开始认真观察孩子们的一举一动。即使把这样一个观察者放入到一个满是孩子的教室中,他也不是我们想培养的那种类型的教师。但是,如果我们尝试着给他的心灵灌输科学家自我牺牲的精神和耶稣门徒那种崇敬虔诚的爱,那么我们就能培养出教师的精神。从这个孩子身上,他将学会如何完善自己并成为一名完美的教师。

我们通过另外一个例子来研究一下这位教师的态度。现在想象有这样一个人,他是一位有观察技术或实验经验的植物学家或动物学家,是一位为了研究存在于原始环境中的“某种真菌”而去野外进行观察的人。这位科学家在野外进行了细致的观察后,回到实验室,借助于显微镜和其他一切实验室仪器,尽可能详尽地进一步开展他的独创性研究工作。实际上,他是一名真正的科学家,懂得研究大自然的目的所在,并且,他掌握进行研究所需的现代实验科学的一切工具和手段。

现在,我们想象这个人因其所做的开创性工作,而在某所大学得到了一个进行科学研究的职位,其任务是利用膜翅目昆虫进一步开展他的独创性工作。假设在他就任之后,有人给他看一个有玻璃盖的盒子,盒子里面装着许多美丽的蝴蝶,它们的翅膀张开着,被一些大头针固定成了标本,一动不动。这位科学家会说,它只是一种小孩子的玩意,而不是用于科学研究的素材。更确切地说,他认为这些蝴蝶标本更像是小孩子游戏的一部分,孩子们追逐蝴蝶,并用网捉住它们。如果这位科学家使用这样的东西进行实验研究,那么他将得不到任何有用的实验结果。

  如果一位已经按照我们的要求接受了科学培训的教师被派到一所公立学校里,那么他也会遇到类似于上面提到的那位科学家所遇到的情况,因为在公立学校里的孩子们不能毫无拘束地展示他们的个性,而是被约束的如同死人一般。在这样的学校里,孩子们就像那些被大头针钉住的蝴蝶标本一样,只能固定在属于他们自己的地方——课桌旁边,伸展着他们所获得的贫瘠的、毫无意义的知识翅膀。

  仅让教师们具备了科学的精神是不够的,我们还必须让学校为他们的观察做好准备。如果想在学校里产生科学教学法,学校就必须放松对儿童的约束,允许他们毫无拘束地展示自己的个性。这是一种根本性的变革。

 

(责任编辑 蒙台梭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