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蒙特梭利教学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蒙特梭利 > 蒙特梭利教学法 > 正文

蒙特梭利新教学法与现代科学的关系(5)

时间:2012-07-03 17:56 来源: 蒙特梭利 作者 www.digest.sc.cn 阅读:

我们很了解教师的窘境。在一般的教室里,教师要给孩子们的头脑强行灌输一些支离破碎、枯燥乏味的东西。为了完成这一单调无聊的任务,她发现让学生们一动不动地坐着,并强迫他们注意听讲是必要的。对于教师而言,为了使那些被迫听课的孩子们的头脑和身体都做好听课的准备,奖励和惩罚都是有效的辅助手段。

  现在,就像奖赏已经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一样,人们认为,在学校里正式废除鞭笞和习惯性的殴打是一种正确的举措。这些局部性的改革是得到了科学的认同的另外一种支撑物,支撑着颓废的学校。假如让我表达自己的看法,我认为这些奖赏和惩罚简直就是灵魂的板凳,是对精神进行奴役的工具。而且,它们不是用来减轻学生的畸变,而是引起了学生的畸变。奖赏和惩罚措施刺激着学生进行非自然的、吃力的学习,因此,我们当然不能说孩子的自然发展与奖赏和惩罚有关。职业赛马骑师在跳上马鞍之前会给他的马一块糖果,马车夫打他的马以让它对缰绳发出的信号有所反应,然而,在这两种情况下,他们的马都不如田野上自由奔驰的骏马跑得那么雄伟壮观。

  那么,针对教育的情况,人类会给自己套上枷锁吗?

  当然,社会人就是戴着枷锁的自然人。但是,如果我们放眼看一下社会中的道德进步,我们将会看到这种枷锁正在一点点地被放松,也就是说,我们会看到自然的运动正在逐渐地走向成功。奴隶的枷锁被仆人的枷锁取代,而仆人的枷锁又被工人的枷锁替代。

  各种形式的奴隶——甚至是女人作为性奴隶——都在一点点地日趋削弱和逐渐消失。人类文明的历史就是一部进行征服并获得解放的历史。我们应该问问自己,我们究竟处于文明发展的哪个阶段,并且,奖赏和惩罚对于人类的进步是否真有必要。如果我们已经走过了这个发展阶段,却仍在应用那样一种教育形式,就会使新的一代人后退到一个较低的文明水平,而没有使他们进入到真正进步的优良传统中去。

  类似于学校的这种情况也存在于社会中,存在于政府与其数目庞大的雇员的关系之中。政府雇员们日复一日地为了整个国家的利益而工作,但他们并没有从任何直接的回报中感到或者看到自己工作的成效。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政府是通过他们日常的工作来行使其伟大职责的并且整个国家都会从他们的工作中受益。他们获得的直接好处就是职务上的晋升,就像学校里从低年级升到高年级的孩子一样。一个看不到自己工作所具有的真正伟大目标的人,就像学校里一个被安排到低于自己水平的班级的孩子。这样,他作为人的尊严就被贬低了,贬低到如同一台只有加油才能运转的机器一样。诸如渴望获得勋章或奖章等这些琐事,都只不过是一种人为的刺激,它们只能短暂地照亮一个人所走的黑暗而荒芜的小路。

  我们以完全相同的方式对学校里的儿童进行奖励。就像担心不能晋升的职员一样,为了保住职位,不得不受单调工作的束缚,学生是由于害怕不能升入到高一年级而读书。职员们的上级对他们的指责完全就像老师对学生的斥责一样。对职员们糟糕的工作进行斧正修改,就如同老师给学生拙劣的作文记一个坏分数一样,二者几乎完全相同。

  但是,如果政府的行政部门没有按照那种看起来能使国家强大的方式运行,如果贪污腐败极易施行,那么在雇员心目中那种人所追求的真正伟大的目标就会消失,他就会把视野局限到那些琐碎的小东西——被他看作是奖赏和惩罚的直接依据——身上。一个国家能够屹立不倒的原因在于她有许许多多廉明公正的雇员反对贪污腐败,并且遵循着不可抗拒的正直诚实。就像社会中的生命战胜贫困和死亡并开始征服新的困难一样,自由的本能也会征服所有的障碍,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这是一种个人所具有的生命力量,是一种经常潜伏在心灵中的力量,它推动着世界前进的步伐。

但是,一个完成了真正的人所做的工作,一个做出了伟大的事情并取得胜利的人,从来不会通过那些被称为“奖赏”的东西来激励自己的工作,也不会由于害怕“惩罚”而促使自己努力工作。在一场战争中,如果一支伟大的军队与一群不期望得到升迁、肩章、奖章或者担心被射杀而战斗的人作战,如果这支由巨人组成的军队与少数拥有爱国精神的矮人作战,那么胜利将属于后者。在一支军队里,当真正的英雄主义消逝的时候,奖赏和惩罚只不过起到使他们完成颓废的工作的作用,并使人走向腐败和怯懦。

  人的精神动力是人类取得的所有胜利和进步的源泉。

  因而,如果一个年轻的学生被自己要把医学作为自己的天职的兴趣激励着去学习,他就有可能成为一名伟大的医生。但是,如果他是为得到遗产或满意的婚姻而工作,或是受到物质利益的驱使而工作,那么他永远都?会成为一名真正的大师或一名伟大的医生。这个世界也永远不会因为他的工作而前进一步。一个需要此类刺激的人,也永远不会成为一名好医生。每个人都有一种特殊的秉性、特殊的天职,而奖赏制度却可能会使一个人改变他天职的方向,或许会使他选择一条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的错误道路,并迫使他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人类的自然活动或许会被扭曲、减少,甚至会被消除。

  我们总是说世界在前进,并认为必须督促人们前进以获得进步。但是,世界的进步来源于新的事物,而这些新事物是无法预测的,也就无法对其提供奖赏:而且,引领世界前进的带头人经常会成为殉道者。

  然而,对人类的外部奖赏确实存在着。比如,当演讲者看到听众的表情随着他所唤起的感情而变化时,他就好像经历了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只有用强烈的快乐感才能形容他此时的情感。由此他发现,人们非常喜爱他。我们的欢乐就是感动并征服别人的灵魂,这是一种能够带给我们真正补偿的奖励。

  有时,在一些时刻,我们会幻想我们自己成为这个世界上的一个伟人。一个人得到的那些幸福时刻使他感觉到他还可以继续平静地生活。或许是因为我们得到了其他人的喜爱,或许是因为一个孩子送给了我们一件礼物,或许是出版了一本书,在这些时刻,我们会感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们更伟大。在那样的时刻,如果有被别人奉为权威人士的人站出来给我们颁发奖牌或者给予奖赏,那么他就会成为我们得到的真正奖赏的最大破坏者——“你是谁?”我们消失了的幻觉就会喊道,“你这个让我认识到我不是最伟大的人的家伙是谁?谁比我高明,能给我颁奖?”在这样的时刻,能给我们颁奖的人只能是上帝。

  心情舒畅会使正常人的心灵变得完美,而惩罚通常被认为是一种束缚人的形式。惩罚或许会使那些在邪恶环境中长大的人的性格变得更加低劣,但这种情况只是极少数,社会不会受其影响而停止其前进的步伐。如果我们不能恪守法律给我们规定的条条框框,那么刑事法规就会以惩罚来威胁我们。但是,我们不会因为惧怕法律而变得忠诚老实。我们不去抢劫、不去杀人,是因为我们热爱和平,因为我们的生命的自然倾向引导我们向前发展,引导我们明确地远离那些低俗而邪恶的行为。

  如果暂时不去深入地考虑这个问题的道德因素和纯哲学观点的话,我们就可以肯定地说,如果一个违法者在犯罪之前知道惩罚的存在,那么他肯定也已经感觉到了刑事法规对他的威慑力量。他虽然知道刑事法规,或者已被引诱而犯了罪,但仍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能够逃脱法律的惩罚。他的脑海中也出现过犯罪与惩罚之间的斗争。无论刑事法规是否有效地阻止了犯罪的发生,但是毋庸置疑,它是为极为有限的一类人制定的,也就是说,是为罪犯制定的。绝大多数市民都是忠诚老实的人,他们不会考虑任何法律的威胁。

  对正常人而言,真正的惩罚是对自己的力量和优秀感的丧失,而这正是一个人精神生活的源泉。这种惩罚通常会降临到取得完全成功的人的身上。一个在别人看来既幸福又有运气的人,可能正在受到这样的惩罚。一般情况下,人们看不到能使自己恐惧的真正惩罚。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教育才会对人有所帮助。

  现在,学校里的小学生就被那些损害学生身心健康的工具——课桌、物质奖赏和惩罚——限制着。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使他们坐着不动、保持安静,并引导他们——引导到哪里去呢?通常没有明确的目标。

  我们通常是向孩子们灌输学校计划中的知识内容。而且,学校的教育计划通常是由官方的教育部门编制的,法律迫使老师和儿童必须使用这种计划。

  唉!孩子们的内心中正在滋生着一种愚钝而无知的无视生活的情绪。面对这一现象,我们应当羞愧地低下我们的头,并用双手捂住我们内疚的脸!

  塞吉真诚地说:“现在,我们的社会迫切要求重新改造教育和教学方法。那些为了这个事业而奋斗的人,就是在为人类的再生而奋斗。”

 

(责任编辑 蒙台梭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